孤鸿影

你对我的苦难一无所知。

The fire with you.|精灵梗|短|

这篇的精灵设定出自阿绿的脑洞:)完全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想写尖耳艾伦的心理😂

其实是很糟糕的一篇。

“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,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,你是我的军旗。”
——王小波

利威尔抱着在林中走走也好的心情穿过湿润的林荫,长靴靴尖沾了泥土,昨夜擦去的泥点此刻又再度溅上。此时已开春,绿意延展枝头,湖面晃动几下抖掉冰屑,林中晨光与浓雾交换着吐息,花朵簇簇成团,树树成云,将假憩森林染出艳美的颜色来。

对于利威尔这个长年居住在森林里面的猎人而言,春天的意义就是会有更多的动物出没了。

出门的时候还是背了猎枪,踩在柔软草皮上的触感比坚硬的积雪更叫人眷恋。他听见有小兽毛皮擦过树干的声音,早间凝成的露珠滑过绿叶脉络砸到他裸露的手背上,有些打湿了他的发梢。寂静的林中唯有鸟鸣回响,扑打翅膀的声音在头顶回旋。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叹息泉水附近,泉眼清澈,流速迅疾,泉水周围绕着一圈五彩岩石,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色彩绚丽,美轮美奂。无论外界是如何严寒酷暑,叹息泉所处的这一片林域永远阳光晴好,温暖潮湿,百花盛开,林叶茂密,当地人将其看作神之恩赐。

在叹息泉周围缭绕的雾气中,利威尔隐约看见了一个人影。凑近了看,是个少年模样,却生着尖耳,裸露小臂上有纹样,衣着奇特且相貌异常美丽的家伙。利威尔想起有关精灵族的传闻,不过据说他们长着骇人獠牙,且对人类有强烈敌意。面前的少年很明显受伤了,而且伤得还不轻,右下腹部的血液几乎要浸透半边衣衫。利威尔皱了皱眉,他并不喜欢血,而且精灵族素来都是见人杀人的,趁现在赶紧溜掉才为上策。

“人类……?”少年吃力地睁开眼,定了定神才看清楚利威尔。他的呼吸一瞬间变得急促起来,双眼也迅速充血变成骇人的红色。利威尔却为他睁眼的瞬间所吸引,鎏金华彩从眼中流溢而出,灿若晨星,哪怕是神明的调色盘上也不见得可以有这样惊心动魄的颜色。同时这双眼里倔强如兽类般凶狠的神情,对利威尔而言简直一击入魂。

“啧。”伸手便将少年打横抱起,没有犹豫,干脆利落,却小心地顾及到了他的伤势。

“喂!把我放下……你是不会从我这儿得到什么的…!”

他说着还想挣扎,这使他的出血更加严重,血液流出浸到了利威尔的袖子上。“你会死。”他不耐烦地说,顺便紧了紧双手的力道,“我在救你。”

少年没有说话,利威尔低头看了看,估计他是昏过去了。

艾伦做了个昏昏沉沉的梦。他梦到了自己的家乡,梦到了雪山,梦到了他坐在树藤上对着急的母亲做鬼脸。他还梦见了自己被母亲正在坍塌的房屋中赶了出来,带着惊恐的心和还未流出的眼泪,他永远地失去了一切。

他梦见了波光粼粼的河谷,梦见蝴蝶兰飞满了棕黑的山峡。他梦见人类掠走了赫里斯塔,尤弥尔返身追寻她却被人类用子弹射穿胸膛,尸体翻落下山崖,为爱情葬身。

种族之间的战争与侵略。他目睹了世上所有的丑恶,他亲身经历了死亡,他永远地失去了一切。

睁开眼,那日救了自己的男子正坐在床头抽烟,熄灭的壁炉像只漆黑的眼。他看见门口挂着一张狼皮,狰狞的狼头威慑着每个踏入屋内的人。这只是一个单身的中年猎人的屋子,两层,有阁楼,意外的十分整洁,摆放的物件也少。利威尔见他醒了,就熄了烟,把一杯水递给他,连带着一个干硬的面包也被塞进了手里。

“我不会给你下毒,但吃不吃是你自己的事。”他说,脸庞线条冷硬,“别让我白费功夫救你。”

艾伦有些不知所措。利威尔站起身来就要下楼,他却忽然出声。“艾伦。”他吞了吞口水,为利威尔回头看他时冷冽的眼角,“我的名字。”

他闻言,似乎笑了笑,艾伦也不确定。他只能很紧张地捕捉着这个男人的神情,“利威尔。”他的笑意转瞬即逝,撂下一个名字就走了。艾伦注视着他的背影,慢慢地啃着全麦面包,心里想或许他不是坏人。

过了没多久,利威尔打了盆热水上来,帮艾伦擦脸,换绷带。艾伦只能无措地看着他,先前的锐意和警觉此刻都消失。精灵族素来不会欺骗主人的直觉告诉艾伦,这个男人,利威尔,跟那些猎杀他们的人类不一样。

“你昏迷了好几天,差不多一个便秘的人也能拉出大便了。还好伤口不算是很深,虽然我不懂治疗你们精灵的伤,只按照人类的方法处理了。当然还有我的一个朋友帮忙,她现在还在阁楼上准备拆我的房子。”利威尔手上的活还没停,嘴里的话却讲了许多,“你的愈合能力很惊人。过不了多久大半都好了,剩下的是休养一段时间。然而即便如此,你还是没能醒过来,我和韩吉只好把那泉水每日喂给你,这是韩吉那家伙从什么书上看来的偏方。忘了说,韩吉就是那个时刻要拆我房子的混蛋,一个失败的、却自称是医学家的怪人。”

艾伦看着利威尔,鼻梁如同一座尖锐的坟墓,眼睛凑近了看从原来的漆黑更近似于玫瑰灰,让他想起某种鸟类的羽毛,边缘锐利,收敛时却又是柔软。越看越觉得利威尔面容清俊,五官深邃,整个人像一柄刺刀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心中微微一动,自动理解成了感激,少年有些难堪似的别过头去遮掩情绪。利威尔似乎又笑了,“令人惊讶的是,你的话很多啊。”

“我本来就很能侃。”他挑眉,语气漫不经心。“你好像也没长獠牙——”

“明明看起来是个很不好接近的人。”艾伦很认真地说,忽略掉了獠牙的那句话,“你们人类将这种人称作什么?性冷淡?”

“是不是性冷淡你自己来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艾伦听罢,很开心地笑了出来。自战争开始起他就没有这样笑过了,笑声仿佛只属于童年,还有和平年代。

利威尔换好了绷带,站起了身,却只是沉默地注视着他。

“我怎么了?有面包屑吗脸上?”艾伦被盯得不自然,摸了摸自己的脸。“看着我好吓人……”

“不是,”利威尔伸手抚上他的唇,描摹过形状后轻轻提起了他的唇角,“你笑起来很漂亮。多笑笑。”

艾伦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。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干燥的双唇。利威尔抱着双臂,紧紧地盯着他,发出一声闷哼。

下了楼开始吃早餐。外面的阳光跟自己来时一样很好。利威尔坐在他对面,抬起眼看了看正在出神的他,“讲讲你自己的事吧。”

“没什么好讲的。”艾伦低下头去盛了一勺汤,“等会儿吃完了我就走。”

“我多少是你的恩人,连这点事都不肯说?”

艾伦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我本来跟族人生活在一座山谷里。说是山谷,其实也算不上,我们并不算个很大的氏族。日子很平静,直到我十岁那年,我们的行踪被人类发现了——我们之中有叛徒。”利威尔看见艾伦的手在颤抖,双眼敛在刘海之后却无法收拢里面愤恨的火焰,“人类侵略了我们的领地,亵渎了我们的文明。无力展开反击的我们只好四处流亡,寻找下一个栖身之地,最好有一日能……复仇。对,将那些侵犯过我们的家伙一个不剩地从这世上驱逐出去……!”

他捏碎了汤匙。愤怒与仇恨组成了他,利威尔知道了他体内兽性的由来。他的眼中有两团金色狂怒的爆炎,鲜血也无法掩盖这种惊心夺目的颜色。那是他的火焰。

但一个人怎么能是由仇恨与愤怒组成的呢。

“复仇之后你打算做些什么?”

利威尔平静地问。他将黄油抹上面包,色泽光亮,衬着刀锋雪白。

“回到以前的生活去。”他又变得柔软了起来,眼中的光渐渐平复,流成剔透湖泊,光华在其中轻缓环转,“重新拥有我曾拥有的一切。”

“可是那些都被你的仇恨焚烧殆尽了。你的伙伴会一个个地从你身边离开,到最后你不是死就是孤身一人。即便如此,你也要继续吗?”

利威尔用凌厉的目光审视着他。审视着他可能的犹豫,可能的痛苦。

“如果没有一往无前的觉悟,也不会选择踏上这条路。”

他声音很轻,却很坚定。眼中闪烁的光是利威尔所能见过的最美而最执着的光,只一眼就沉沦,而这少年心灵原野上的火,似乎也蔓延到了他这边来。他目光灼灼,唇角抿成坚硬的弧,那张脸依旧漂亮,此刻却像是镀了阳光,传承着众神火种的执念。

他笑了。艾伦看到利威尔,切切实实地笑了。

“无论你做了怎样的选择,在结果出来之前,你都没有办法预知它的对错。所以就尽量地,做不会让自己后悔的抉择吧。”

利威尔的语调沉着,目光锐利地探进艾伦的眼里。没有感到那惯常的凛冽,艾伦只有安心和坚定在心中充斥。不知为什么感觉利威尔很能懂他,他们是如此地相似,而他似乎又是十分贴近和理解他的思想的。

“你饭后就要走?”

“嗯。我急着去见他们,受长老之命,我是族群中的新领导人。可能我们将会在这里定居,精灵素来追寻神迹。”

利威尔眼里的光沉浮不定。

“追杀你们的是哪些人?”

“王宫里的那些家伙。他们只是想玩弄我们,侵占我们的领地,或抓去作奴隶,或被贵族用于寻欢作乐。”他捏紧了拳头,“五年胆战心惊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。我们会联合起其他的氏族……”

“介意我加入你们吗?”

“你是说真的?!现在可不是在开玩笑!”艾伦一副被吓到的样子,动作都变得有些无措。不过看到利威尔认真的神情,他又开始犹疑起来,“他们不一定会接受你……不过我会想办法的。这条路很难走,你确定?”艾伦瞪大了眼睛,试图劝利威尔打消这个念头。

“我刚才说了什么?谁也不知道这个决定的对错,但是我不后悔。”利威尔说,眼神淡然,“这还不够?”

艾伦犹豫了一下,拧着眉。忽然他咬破了自己右手的虎口,撩起利威尔的袖子,在手臂上用自己的血液画了跟他手上相同的纹样。

“联盟建立。”他嘴边还沾着血,“洗不掉的。”

利威尔抬起头看着他,少年冲他眨了眨眼,然后笑开。

评论(6)
热度(38)

© 孤鸿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