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鸿影

你对我的苦难一无所知。

[锤基]旧梦.2.(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AU)

他看起来就像陨落的天神。

-

一切也许始于一次午餐。我们家的午餐时不时会有客人来,有些是学生,有些是我父亲的同事,或者妈妈的朋友。父亲平素沉稳睿智,喜欢听各式学者的高谈阔论。我印象最深的永远是他一边切着他钟爱的黑松露,一边面带微笑,在热闹非凡的餐桌上沉默倾听的样子。我是一个喜欢参与讨论的人,但那些学者们横飞乱舞的语言总让我插不进话。

那一次来访的是一对希腊人夫妇。妻子一头褐色的长卷发,声音高昂,她的丈夫则生着粗壮的脖子和黑色的络腮胡。我和妈妈素来不太喜欢他们,然而父亲却说他们的学识远远胜过人品。果不其然,在讨论的时候他们又开始争执起来,从英语到意大利语到法语,我埋头敲开溏心蛋的顶端。我不...

15

[锤基] 旧梦.1.(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AU)

*借了CMBYN的梗 只不过是年下 Thor是教授的儿子 而Loki是短暂停留的夏日住客

*很想写这样的故事……背景也在意大利 不过剧情跟CMBYN无关


我的永恒夏日之光。

-


“I’m Loki.”他扣住帽檐,防止阳光从他的帽子上滑落下来。他眯着眼微笑,朝我伸出手,“You must be Thor.”

我愣了一下,继而飞快地伸出手去。我握住了他的手,连同他那双绿色的眼睛,那双眼睛比这儿的一切都更像夏天。这是我第一次跟一个成年人握手,而且我感到自己的掌心已经开始冒汗了。他的微笑不曾改变。我有些——几乎可以说是难为情地——将手收了回去,他微凉的指...

1 12

换掉用了大概四年的名字。

我是个孤星入命的人——大抵人世于我而言就是那虚空,我在其中飞翔、盘旋、坠落,没有人看见。我的存在于这虚空无伤,我这一存在的变化或消亡于这虚空无伤。

而文字是我投向人间的影——孤鸿影。没有深刻内涵,完全自我的一个名字。

1

天堂在我心中;写作帮我通向那里。

1

请注意:话痨时刻开始

进入高三后的状态,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大部分时间都被学习剥夺了。学校设定的模式真如温水煮青蛙,一步一步把你困在知识的海洋里。

幸运的是,知识的海洋大部分时候还是温暖的。偶有结冰时刻,要人挣扎,要人窒息,甚至最后不得不用血和泪将那冰面融化。但最终还是可以融化的。且等你越游越远,越发意识到这是抵达不了彼岸的。

然而即便时间再怎样被挤压,也还是有思考的空闲,在执笔时,总有两个脑子同时运作,一边做题,一边漫无边际地乱想。也许正是透不过气的高压学习,才让人越发地渴望逃出去,想一些自己愿意想的东西。

大部分人称之为思考;而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些狂想罢了。来得及记下来、且记下来仍有意义的不过寥寥。即便知道只是...

1 3

所谓人,是一具精神,这精神要有他的影响,他的作为,因此不得不借一具实体来表达自己。然而却有人沉迷于这表达工具,忘却自己内在精神的存在,忘却自己的内核与本源,任着无用躯壳在空气中氧化成腐朽的空白。既这人的精神已是消亡了,那这工具还有何意义?如此看来,此人只是死了,却假装活着。这样的人,我们不妨说他是“伪生”;“伪生”较死更可怕。因为死人只是离去了,而“伪生”者不曾存在。


群体的自由是否真的象征所有个体的自由?个体的自由是否一定会与群体冲突?或者一定统一?群体对于个体是否其实是一种奴役?

个人的意义究竟要通过何种方式和途径体现?如果每个人都为群体牺牲,那么这种牺牲究竟有何意义?假设这个群体有一个领导者,(我们相信那种没有领导无纪律的乌合之众存在,且大部分群体皆是如此)是否相当于群体在为它的领导者牺牲?这是否意味着,所谓为“群体的献身”,其实是为那个“奴役所有个体的个体”的献身?

如果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幸福奋斗,那么每个人的幸福加起来的总和是否可以看做是群体的幸福?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通常情况下一个人若想获得他的意义,那么他必损伤他人。自人类相遇起即是如此!那么从...

睡觉于我而言是件痛苦的事情。因为我永远无法放弃今日。今日对我来说是永恒的,我不愿它终结。终结掉的是今日,是我人生中的一个碎片,而日后我再也无法拾起这枚碎片。在人生这条长途上,我不停地往前走,不停地遗失新的碎片。因此每一枚碎片对于我来说都弥足珍贵,我不愿舍弃它。

如果后人想看见我,就请沿着我留下来的碎片一路往前走,它们索然无味,有的黯淡无光,有的或许侥幸发着亮,有的捡起来扎手,有的会在你的掌心留下烫伤的痕迹。但是不管怎么样,这是我留下来的碎片,它们拼起来,就是我的人生,一个虔诚的歌颂者,一个对生活永远热爱的小女孩儿,一个信仰着自由的战士,一个为美所拘禁的囚徒,甚至只是一份未成形的孤独。

每个...

1 4

一。

阴影打磨过后的十字架

雪白 寂静的早晨

冷酷的雾林边缘如闪光的银针

我爱你如我捧起冬日最后一掌炉灰

在绝望中以炽热的爱而就 吞咽

你的余温灼伤我的命运

火焰 死去的火焰

蜿蜒成不息的掌纹

我爱你如我手腕上落下的最后一滴眼泪

如我眼眶中无尽的鲜血

眼泪滚烫 鲜血冰凉

你将看到我无穷尽地死去

在我的手腕与眼眶之间


二。

你的双眼垂落 如忧郁的满月之潭

在那之间浮动着的 一轮残损的

洁白的鲜血

我拉开沉默的弓弦

对准你灿烂的眉眼

白鸟般的情人 脆弱而美丽的情人

你在谢幕之后翩跹...

10

她看见远古以来在这个星球上所发生的一切。不是纪录片或者科普书上所描述的那样,发生在这亿万年里的事固然浩瀚,可也渺小。她几乎找不到语言来形容,它们只是那样发生,发生在她的脑海之内。她知道同这些事情一样,她也是如此发生,发生在她个人的命途上,偶尔拐进错误的轨迹,稍微影响他人的运行。或者根本就没有人受她影响?她这么想着,又回想起自己照顾历代星辰的那些夜晚。它们像她的孩子,发出不知疲倦的永恒之光,照亮她少女的面容,然而她知道比起她的孩子,她所存在着的时刻不过是一个瞬息。她的整个身体是一具流逝着的时间。而这些行星却是一个个永恒不变的质点。她在这样沉默的伟大中感到自我的毁灭。她感到绝望,一如她凝视着那些天...

2 19
 
1 / 10

© 孤鸿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